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过去了,如何评价《凡尔赛条约》?

[复制链接]
查看: 8|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7 14: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003Cblockquote\u003E \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文 | 界面消息德国特约撰稿人 钱伯彦\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blockquote\u003E\u003Cp\u003E7月14日这天,法国一年一度的阅兵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举行。除了吸引现场全部的“钢铁侠”飞行演出和马克龙雄心壮志的法国太空军筹划之外,当天庆典的另一大主题无疑是欧洲互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从马克龙力推的、包罗法英德在内的“欧洲干预倡议”(IEI)10个签约国构成的连合方阵走过香街,到包罗德国A400M运输机在内的欧洲多国机队低空掠过巴黎,再到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洲互助和德法友好大加赞赏,欧陆各大国、特别是法国与德国之间的隔断从未云云之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德法友好的大配景下,大概是为了顾及德国人的感情,两周前的巴黎凡尔赛宫举行了一次低调的庆典活动。吊唁的是正是一百年前的1919年6月28日签署的《凡尔赛条约》。\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h3\u003E条约背后的法德恩仇录\u003C\u002Fh3\u003E\u003Cp\u003E已往恒久以来,民间和欧洲史学界都存在着一种主流观点,即《凡尔赛条约》作为协约国——特别是伤亡最为惨烈的法国——对德国刻骨愤恨的载体,苛刻的条款和刻意的羞辱为第二次天下大战的发作埋下了祸端。\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那里是平静,这只是二十年的息兵”,法国一战时期陆军统帅福熙的名言好像就是最好的佐证。\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诚然,法国人作为《凡尔赛条约》会商的东道国,简直在险些每个细节上都力图做到羞辱德国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凡尔赛条约》的会商开始于1919年1月18日,这一天也正是1871年普法战役后德意志第二帝国天子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的日子。德国代表团不但无权参加会商,法国人在德国代表团入境法国之后更是特意安排了专用列车,载着德国外交官观光暴虐的西线战场,目标仅是为了让德国人熟悉到德军在壕沟战中的反人类暴行。\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凡尔赛,六位德国代表不但被限定自由,旅馆内的服务职员也不允许和德国人举行任何言语交换,德国代表们的一样平常起居要求仅能通过纸条和外界交换。在1919年3月的《凡尔赛条约》草案中,其时甚少会出现的“交出战犯德皇威廉二世”也赫然在列,只管该主张末了并未列入条约正文,但是此举在德国代表团团长原帝国外交部长乌尔里希·冯·布鲁克多夫-兰祖伯爵(Ulrichvon Brockdorff-Rantzau)看来无疑是为了最洪流平羞辱德国。\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6月28日条约正式签署时,德国代表团起主要面对的不是法国或英国外交官,而是五位毁容的法军士兵(Gueules cassées,法语原意为下巴破裂者),意图照旧要让德国人深刻熟悉到自己的战役恶行。\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WSLraH4Va0T2Z\" img_width=\"953\" img_height=\"534\" alt=\"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已往了,怎样评价《凡尔赛条约》?\" inline=\"0\"\u003E\u003Cp\u003E大概,在一战之中丧失了整整一代年轻人的法国简直在愤恨的驱策下有着团体感情化的倾向。不外随着德法友好愈发深入民气,以及越来越多德国汗青学家对这段汗青的重新熟悉,简单地用愤恨去表明《凡尔赛条约》后德法关系、以致将纳粹上台归罪于此越来越显得有偷懒之嫌。\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毕竟上,德国人、尤其是其时执政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对于“宽大公道平静条约”不切实际的理想以及之后与实际的巨大落差大概才是导致愤恨泛滥的根源。\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美国总统威尔逊在1918年10月的一封信件中曾经提到,美国只会与民选政府举行平静会商,对于帝制国家只有降服敬佩两字可言。威尔逊的表态无疑是颠覆德皇、创建魏玛共和国的告急助力剂。\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就在1918年10月30日,之后乐成预言了只有二十年平静的法军元帅福熙还主张不宜对德国施加过于苛刻的条款。只管败局已定,但是其时德军的火线仍在法国和比利时境内,而德军于1917年已经取得东线战场的全面胜利。在战场另有些许筹码的德国人,从政府到庶民,都信任所谓条约仅仅是割让些波兰国土。\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但是仅仅九天之后的11月8日,当革命者在慕尼黑公布夺权创建共和国时,福熙显然不再顾忌那些群龙无首的德军器线队伍,其态度也酿成了“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和我们谈的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919年5月,当《凡尔赛条约》草案在德国被公之于众时,从上至下的恐慌与愤怒使得菲利普·谢德曼(Philipp Scheidemann)领导的本就脆弱不堪的共和国政府灵敏完蛋。急忙新建立且更弱势的古斯塔夫·鲍尔(Gustav Bauer)政府更加没有与协约国讨价还价的余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除了“宽大处置处罚”理想的幻灭之外,更令全体德国人激怒的则是《凡尔赛条约》第231条。\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第231条并没有涉及割让国土大概巨额战役赔款,而是迫使德国承认发动战役的全部责任。只管一战简直由德国开始挑起,但是德军顾问总部的官方说法始终是“自卫战役”。对于阔别暴虐火线的德国大众而言,喜报不绝的公理战役忽然酿成了反人类恶行;而对于协约国而言,坐实了德国的战役恶行才华为赔款和割地奠基法理底子。正如法国总理克列孟梭所言,德国只是个披着个文明国家外皮的国家。\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WSLrb5BjzITKu\" img_width=\"732\" img_height=\"540\" alt=\"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已往了,怎样评价《凡尔赛条约》?\" inline=\"0\"\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WSLrcB9VnTk59\" img_width=\"791\" img_height=\"510\" alt=\"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已往了,怎样评价《凡尔赛条约》?\" inline=\"0\"\u003E\u003Cp\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h3\u003E从生理落差到团体创伤\u003C\u002Fh3\u003E\u003Cp\u003E纵然《凡尔赛条约》与预想有着太大的收支,没有任何筹码、且面对被协约国封锁而国内物资开始匮乏的社民党政府终极不得差别意具名。\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不出不测,卖国贼和“条约实行政客”(Erfüllungspolitiker)成为了贯穿魏玛共和国政府的标签。\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不解、愤怒、克制占据了《凡尔赛条约》签署后第一个十年的德国社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919年初起,数百万在火线鏖战四年的德军士兵开始连续归国。只管此中大部门士兵乐意回归正常生存,但据德国汗青学家克鲁迈希(GerdKrumeich)统计,其时仍有约莫四十万士兵不乐意放下武器。对于这些荣誉感猛烈的老兵而言,归国后等候他们既不是明白更不是凯旋门,仅仅是漠视。没有给予断送士兵的追念,也没有针对伤残士兵的特别补贴,全部伤残士兵报酬均和残疾人雷同。\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WSLrcuBoFKcXd\" img_width=\"718\" img_height=\"515\" alt=\"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已往了,怎样评价《凡尔赛条约》?\" inline=\"0\"\u003E\u003Cp\u003E刻意回避吊唁文化(Gedenkkultur)和忽视一战败北效果一时间成为了德国社会的政治精确。即便是末了负责在《凡尔赛条约》上具名的德国代表团成员们也在其回想录中对这一过程语焉不详。比方,条约具名现场的五位伤残法军士兵这一史实偶合地没有出如今六名德国代表中任何一人的书信或回想录中。终极这一险些被人忽略的细节直到本世纪初,才被法国汗青学家在一张旧明信片上发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团体性生理创伤——是克鲁迈希对一战老兵以及同时期在克制环境下发展的一战儿童世代(Kriegkinder-Generation,泛指一战时的青少年)群体生理的总结。毕竟上,这两大群体也正是纳粹党以及党卫军的首批拥趸和成员。\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而《凡尔赛条约》意想不到的巨大缺陷很快便将团体性生理创伤放大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正如魏玛议会党团主席之一的阿道夫·格鲁伯(Adolf Gr?ber)所预言的一样,《凡尔赛条约》中隐蔽着德国的时机。随着对奥地利帝国的《圣日耳曼条约》、对匈牙利的《特里亚农条约》以及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色佛尔条约》分别签署完毕,顶在德国东方的奥地利、土耳其、俄罗斯三大帝国全部瓦解瓦解。东方竞争对手的消散、东方巨大的空缺市场和政治真空使得德国得到了比一战发作前更好的地缘和经济环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挺过了1923年的恶性通货膨胀之后,德国迎来了闻名的黄金二十年代(Goldene Zwanziger)。从包豪斯为代表的魏玛文化大发作,到爱因斯坦为代表的德国科学界把持诺贝尔奖,再次抬起头的德国人终于开始正式一战为何会失败这一严厉题目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1928年,雷马克的小说《西线无战事》在德国受到热捧,对战役的追思好像原来能以反战思潮画下完善的句号。1929年发作的天下经济危急粗暴地打断了这一进程。犹太人和共产党在背后捅刀子(Dolchsto?legende)的诡计论适时地补充了这一空缺,并构成了纳粹党的核心宣传噱头之一。\u003C\u002Fp\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RWSLrdeIbunTwG\" img_width=\"1111\" img_height=\"688\" alt=\"德法一笑泯恩仇:100年已往了,怎样评价《凡尔赛条约》?\" inline=\"0\"\u003E\u003Cp\u003E至此,汗青的惯性已经无法拦截。1932年,纳粹党通过合法推选顺遂成为国会第一大党;1934年,希特勒通过全民公投建立了元首头衔;1935年到1936年,英德两国媾和并规复德国水师舰队,德国亦在在法国默认下开进莱茵兰,《凡尔赛条约》正式成为废纸;1938年,德军在夹道接待下吞并奥地利;1939年,德军闪击波兰,人类汗青上最大规模的战役正式发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就像“《凡尔赛条约》是愤恨的产物”这一结论稍显片面一样,“魏玛共和国在《凡尔赛条约》的阴影下一定走入死胡同、纳粹一定掌权”的宿命论也遭到了越来越多学者的质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普法战役之后的法国也同样面对着《法兰克福条约》中50亿法郎和割让阿尔萨斯-洛林的苛刻条款,交恶德法两国却难过保持了五十年的平静,而不是一战后的仅二十年的休战。大概普鲁士人“宽容”地资助弹压巴黎公社、为时仅三个月的战役进程不敷以留下的群体性生理创伤,加上战后长时期的经济繁荣共同作育了这段难过的平静。\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对于如今的德法两国而言,信任曾经标志着愤恨的《凡尔赛条约》更洪流平上只是特别期间配景下、处于差别态度而做出的不可克制的决议,这大概才是两国永修平静的最好注解。\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em\u003E(文中所述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u003C\u002Fem\u003E\u003C\u002Fp\u003E"'.slice(6, -6),      groupId: '6714500899038839308
来源:彬州市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