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事件:外交史上的意外事故,我方代表误入“敌对国”大使馆

[复制链接]
查看: 49|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2 09: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72年,中国和希腊建交,中国驻希腊大使馆很快就弄好了。一年后首任驻希大使周伯萍担当到了捷克斯洛伐克驻希腊大使馆的约请,他们约请中国去他们的大使馆里加入晚宴。


捷克斯洛伐克的驻希大使名叫“科威克”,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翻译的名字,但是工作职员在翻译的过程中却犯了一个很大的失误,他把“科威克”翻译成了“科威特”,固然只是一字只差,但是我们知道科威特是个国家,而科威克是个人,两者之间是完全差别的。随后,周伯萍大使就接到了一个关照,说科威特大使馆约请他去共享晚宴。


我方刚刚来希腊一年不到的时间,人生地不熟,不认识去科威特大使馆的路,而且那一天科威特大使馆里并没有任何运动,以是门前车马希奇。倒是科威特大使馆的附近有一个以色列的大使馆在举行运动,我们的车稀里糊涂的就跟着人群走了进去,随后进入了以色列驻希腊大使馆……
整个事故中有至少两个很大的失误,第一个:翻译的失误,把捷克斯洛伐克大使的名字翻译成了科威特的名字。第二个:把以色列驻希腊的大使馆当成了科威特的大使馆。假如只是前一个错误还好说,究竟我们其时和科威特的关系也还行,但是偏偏第二个错误发生了。


1972年照旧暗斗时期,两大阵营在分别支持巴勒斯坦等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当我方代表和以色列代表握手的时间,以色列大使显得非常高兴,由于他们以为这是中国承认他们了。为什么我方没有认出以色列的大使呢?由于确实刚来不久,人也不认识,我方还以为此人是科威特的某位工作职员。
第二天,美国《纽约时报》上就登出了这则消息,效果不但西方和以色列被轰动了,阿拉伯国家也一头雾水,比及弄清事变原委之后,我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事变表明清楚。此事被视为我国交际史上的一次事故,被定名为“雅典事故”。


由于这些是无心之失,且认错态度良好,在颠末一段时间之后,周伯萍大使厥后继负担当了驻阿尔及利亚大使等职位。厥后周伯萍老师在他的追念录《非常时期的交际生存》中具体纪录了此事,有爱好的朋侪可以找这本书来看一下。

来源:彬州市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