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可敌国的阿拉伯酋长王子为何接二连三在伦敦出事?派对女郎揭秘销金窟内幕

[复制链接]
查看: 119|回复: 0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8 00: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日前,阿联酋沙迦酋长国统治者的儿子谢赫·哈立德·本·苏尔坦·卡西米死在英国伦敦,年仅39岁。沙迦官方三天后才公布殒命消息,至今未公布确切死因。
外界推测纷纷时,有媒体已纷纷援引知情者消息,披露这位王子死得极不光彩,疑因吸毒与纵欲导致猝死。

据外媒披露,中东的富豪、酋长、王子们把伦敦当做纵欲的销金窟,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固然在中东,这些人拥有巨大的财产,但本地的法律极为严苛,严禁酒精、毒品和卖淫,非婚同居乃至男女在公共场所牵手都受到克制。纵欲享乐,大概为他们招来严厉的处罚。
而到英国来享受,这里的高级餐厅、顶级旅店、奢侈品市肆和高级性工作者都会为他们大开方便之门。伦敦,也就成为越来越多中东的浪荡子们满足欲望的罪过之城。

有媒体观察发现,中东王子和酋长们,正以创记录的数量不停涌入。在伦敦陌头,富豪标记性的豪车比年已渐渐成为陌头一景:从两百万英镑的布加迪威龙,到三百万英镑的兰博基尼,都让平凡游客啧啧称奇。
而在大量财产刺激下,毒品、酒精和狂欢派对,也共同作育了伦敦灰色财产的一波疯狂滋生。
谢赫·哈立德王子的去世,不外揭开了这十丈软红的冰山一角。

谢赫·哈立德王子是阿联酋沙迦酋长国统治者最小的儿子,现年39岁,从事时装操持。遗体于伦敦骑士桥地区的豪宅阁楼内,被工作职员发现后,警方在他的寓所内找到了毒品,并开始观察他的死因。
凯特·李,一位打仗阿拉伯顾客履历丰富的女子浮出水面。“我在伦敦的派对出场费用是每小时350英镑(约合人民币3千元),阿拉伯人一样平常每次都会定八到十小时,偶尔乃至会一次付两三天的代价。”她透露,“越来越多富有的阿拉伯人来到这里,预定派对女郎。”

“我曾经担当他们的预定,到过伦敦许多非常昂贵的顶级豪宅,许多我去的派对,都不止一位女郎,尚有四五个其他女孩。”这位知恋人士说,“这群阿拉伯夫君通常都比力年轻,一样平常在三四十岁,皮夹里就已经有用不完的钱。他们整晚都会不绝地掏钱,挥金如土。”
“我不停以为,他们是由于太有钱以是疯了,过着比足球明星还要浪荡的生存。”凯特·李揭秘,为这群中东王子预备的派对上,总是有喝不完的昂贵香槟、烈酒,可卡因、摇头丸、各种伤害的毒品。“他们总会嗑许多药,让派对继承。他们会给许多许多的钱,但不会对你很好,偶尔候态度很粗鲁。”

谢赫·哈立德王子殒命的骑士桥地区,如今被称为伦敦的“小阿拉伯”,不停吸引着石油国的亿万富豪们。在这里,没有严苛的法律束缚,只有王子们本身不停地“作死”,为他们怪诞的生存,画上一个个猝不及防的句号。
2010年,沙特王子阿卜杜勒阿齐兹·本·纳赛尔·萨乌德的男仆,被发现死在的伦敦的一家旅店包房中。警方观察后发现,男仆正是在王子享受布满鸡尾酒和香槟的狂欢后,被王子荼毒而死。2013年,这位王子被遣返返国,至少要在狱中服刑20年。

伦敦的高级旅店和夜总会也是王子们的“变乱”频发之地。
2013年,沙特王室另一名成员阿卜杜勒阿齐兹·阿沙德王子,在带着两名女伴离开伦敦某家高级俱乐部后,与八名夫君起了辩说,当街斗殴。此中一名夫君萨阿德·阿卢达里也是中东富豪之子,为科威特总理工作。他的父亲付出了百万英镑才把他从牢里捞了出来。
2015年,38岁的科威特花花公子苏丹·阿尔达布斯被发现死在多切斯特的套房内,他的血液中检出了大量迷药和毒品。和本年的阿联酋沙迦类似,他的死因也是吸毒后诱发心脏病。

而沙迦酋长的宗子,谢赫·哈立德的哥哥,1999年同样因吸毒过量惨死,年仅24岁。如今,小儿子又步厥后尘,老父亲哀恸之下公布举国哀悼三天。
而谢赫·哈立德时装公司的员工说,齐备早有预兆。“这是办公室里最糟糕的秘密,他是个好人,但当他在派对上待了几天后,就大概酿成一个怪物。”
“他们可以在哈罗德购物,在海德公园四周的酒吧放松,和朋侪在五星级旅店核查,在夜总会和皇室成员开派对,开着超等跑车随处兜风……伦敦的派对对花花公子来说永不打烊,”外媒品评称,“直到某一刻,忽然为时已晚。”
翻译:吴钰
编辑:吴钰

来源:彬州市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